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爬错床   作者:方心羽
阿——这这这……不可能是真的吧!
一定是她被撞昏头了,才会在大白天里做白日梦,
镜子里那个水灵灵、软绵绵的妖娇美女
怎么可能是长相平凡的她嘛!
所以,她只好对着镜子用力的左戳戳、右捏捏、上拉拉、下拍拍,
努力的虐待那张很白、很嫩、很细的苹果小脸,
可是……为什么上看、下瞧、左瞄、右瞟,

评论(14)

今天是菜鸟引魂使——梦儿的大日子。
  打从当上引魂使,梦儿盼了又盼,才终于等到这个机会,这可是她头一次独挑大樑,一个人到人间去接引魂魄回地府呢!
  拿着判官大人给她的拘魂令,梦儿迫不及待的想出发。
  「梦儿,等等,你知道今天牵引的魂魄是谁吧?」判官不太放心的叫住兴奋的梦儿,严肃的皱着眉头,一想到梦儿当实习引魂使的那段期间给大家惹的麻烦,他就无法安心。

痛!
  从深沉的黑暗中醒来,鏤月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痛,好痛!
  她忍不住逸出一声破碎的呻吟,缓缓张开眼睛。
  这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她惊慌的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猛然想要坐起,不意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在发出一声痛呼后,只觉眼前一黑,险些又昏了过去。
  待疼痛稍后,鏤月再度睁开眼时,就看见一位陌生的姑娘站在床边看着她。

一股呛鼻的味道直冲进她的鼻腔,她厌恶的皱起眉,下意识的躲了躲,可却怎么也躲不开,那股味道就是一直刺激着她的鼻子,呛得她很难受,神志渐渐地由黑暗中清醒……
  「醒了,夫人醒了!」张开眼,她就看见红綃关心的瞧着她,手上拿着一只鼻烟壶放在她的鼻子下。
  鏤月厌恶的别开脸,红綃见状,忙将鼻烟壶移开,同时离开床边。

 原本热闹的宴客大厅因为鏤月的到来,肃静的彷彿连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她感觉到所有的人都讶异的看着她。
  但她的注意力却只放在坐在上位的裴子燁身上。
  这算得上是她和他第一次正式见面,虽然她现在是他所熟悉的妻子的容貌,可她仍想让他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所以,她妆扮出最美的容颜,迫不及待的要来见他。
  可是,她看到的却是他眼里的嫌恶和冷冽,为此,她几乎要落荒而逃了。

裴家堡分为前后两大部分。
  前半部有议事的忠孝楼、会客的礼贤楼,处理堡中事务的精诚楼,以及调查惩处过失的义燮楼,四楼后建了屋舍供僕佣们居住。
  后半部则分隔成日、月、星、辰、云、霞、香七院,是主人们的居所,不得随意进入。
  前后两部分以石墙分隔,中间只留一道拱门相通。
  鏤月现在住的水月阁,其实就是月院,先前水粼粼住进来后,将其更名为水月阁,反正是她的住处,她爱叫什么,裴子燁根本不在意,也不过问。

 看着银光奔驰过来,裴子燁的脸不禁沉了下来,他没料到会在这儿碰上银光。
  正想掉转马头避开,他却眼尖的瞧见空空如也的马背,他纳闷的停下来,等着银光靠近。
  银光奔到雷神面前后,便停了下来,它用力地靠着雷神廝磨着,雷神往旁边移开一步,银光又黏了上来。
  雷神不悦的发出一声严厉的喷气声,银光立刻安静下来,乖乖的站定在雷神身侧。

 尹云蔚在日院的花园凉亭里找到了正在喝闷酒的裴子燁。
  「走开!」裴子燁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尹云蔚不以为意的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我去看过她了。」
  「不要在我面前提到她!」裴子燁烦躁的又仰头干了一杯。
  打从那次晚宴后,他的脑海里便不断浮现出她满含爱意的神情,可笑的是,他居然会把她做戏的抗拒羞愤当真,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希望尹云蔚的话是真的,她并不是真的水粼粼,而是另外一个女人。

从尹云蔚那儿听完水粼粼所有的过往后,鏤月心事重重的步出云院,脚步迟滞的踱回月院。
  水粼粼和堡主在两年前成亲的事她是知道的,当时,她还曾远远的看过堡主迎娶时骑着骏马的英姿。
  原以为娶得美人归对于他是另一个幸福的开始,她满心的祝福他婚姻美满幸福,可没想到,那却是这场悲剧的开端。
  根据尹云蔚的说法,原本裴子燁以为水家挟恩结亲的目的,只是单纯的想借助裴家堡的势力,顺利扩展水家的生意,压根没料到水家厚颜结亲是另有隐情,因为水粼粼怀了身孕!

「宋鏤月,宋鏤月——」
  恍恍惚惚间,鏤月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唤她的名字。
  「是谁叫我?」鏤月从床上坐起来,并没有看见房里有其他的人。
  「是我。」梦儿突然平空出现。
  「梦儿?!」鏤月眨了眨眼。
  「可不就是我吗?吓了你一跳,对不对?」梦儿开心的问。
  鏤月怀疑的朝四下张望,这里是她的房间没错啊

如果说鏤月先前曾担心会因为没见过水光宗而引起怀疑的话,在见到水光宗的第一眼,她就明白自己是白担心了。
  不说水光宗脸上、眼底的那份激动,单是他那张和水粼粼相似的脸孔,一望即知他必是水光宗无疑。
  若非此刻她就是水粼粼,她真会以为水光宗是水粼粼女扮男装的化身呢!
  「粼姊!」摒退了左右,水光宗一把拉过鏤月的手,两眼飢渴的紧盯着她不放,情绪激动不已。

 尹云蔚在正午前赶回裴家堡,还来不及坐下来喘口气,一只如尾指般大小的玉盒子就递了过来。
  「什么?」他随手接过就要打开。
  「致命的毒针。」裴子燁的神情颇为凝重。
  水粼粼并没有骗他,这毒针上喂的的确是致命的剧毒,虽说因为毒针的伤口细小,影响了毒发的时间而不致当场毙命,但是从扎针到毒发,也只不过是喝盏茶的时间罢了!

  「粼姊,你要去哪里?等等我啊!」水光宗随后追了上去。
  「你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裴堡主。」李妍姬恨恨的瞪着眼前她一心爱慕,他却弃她如敝屣的男子,一手拿着刑求的烙铁在炭火上烤着。
  被绑在木架上的裴子燁却连回她一句也不屑。
  「把他的上衣撕开!」李妍姬瞇起眼,暗自发誓定要他开口求饶!

故事情节跟很多之前的小说很像~
为了写感想~
所以我只能说不怎么有新意

很喜欢这个作者~他的书都不错看
谢谢大大的分享啦

评论前需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