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娱乐平台

第一章
  
扬州三奇花!?  
喝,好个耸动的字眼,扬州竟出了三位不输男子的女英豪、奇女子,实在是地方上百姓的福气。
  论起此三妹,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已然成为扬州话“名胜”之一。
  其“伟大”创举实是罄竹难书呀!  每每提及此三女,扬州父老只有一个公式化的动作。  
先是了然的“噢──”一声,然后好笑地摇摇头:嘆一大口气,接着面露苦瓜般愁容问道:“哪个不长眼的又惹祸上身?”  唉!短短的一句话,道尽扬州百姓的苦难。

评论(10)

第二章
  马蹄声达达,由远而近。
  三匹俊美无比的骡驹在直道上行进,马上三名男女亦是令人移不
开视线,外型相当出色。
  为首的一人全身罩着冷肃,刚硬的线条衬托出冷峻的气息,却不
损他英挺倨傲的容貌,一路赶来吸引不少女孩家的目光,借故与之攀
谈。
  他身后一男一女,男的高大俊逸,一表人才,对人和气温柔,不

第三章
  “不可能,你怎么会是那瘦不拉几,浑身没三两肉的耗子头,除
非撞鬼了。”
  莫迎欢根本顾不了哭哭啼啼的云日初,一手推开的跳到应嘲风的
面前。
  说跳并不为过,她的动作之快的确叫人傻眼,跟抢钱的速度相差
不远。
  “不对不对,耗子头的手臂干瘪得像竹竿,胸膛也没这么厚,硬

第四章
  怪得离奇,叫人忘工难安。
  一颗心七上八下,莫迎欢直觉慌得很,她在碧草如茵的后院踱步
,结好的发辫被她扯得不成形,凌凌散散地做落在鬢边。
  “奇怪,耗子头在搞什么把戏?存心要把人逼疯。”以前的地可
没这等狡猾。
  五天了。
  自从茶寮一会至今已有五天余,她是早晚担心他会寻上门,所以

第五章
  摘银阁
  庙口颇负盛名的铁口直断大半仙曾算过,莫家千金是王母娘娘最
喜爱的银石。
  数千年受全王母娘灵气而幻化成仙,成为瑶池中一名顽皮成性的
银石仙子。
  一日,太过调皮的她误坠轮回池而下几为人,因此对本命石──
银──特别眷顾,终身难以摆脱银石的本质,故嗜银两如命。

第六章
  扬波绿柳,拍光瀲瀲。
  一艘装饰华美的画舫在胭脂湖面轻漾着,行过留水痕,溅起点点
水珠,煞是美丽。
  两岸垂柳随风飘扬,金色光芒扬洒湖面,一双儷人在画舫上谈情
,应该是美如图画,如诗如幻才对。
  可是对话却庸俗得令人想跳入湖中清清脑。

第七章
  “噢喔!你的孽缘来了。”
  莫迎欢幸灾乐祸地抿着唇偷笑,故意和他分走两道,顺便拉着一
身湿的喇札﹒巴特。
  她可不想当箭靶,他的风流帐留给他自己处理。
  多管闲事是她本性,但是被冠上夺人所爱的罪名她可不依。
  “休想溜,夫妻应当共患难。”一察觉她的异样,应嘲风眼明手

第八章
  扬州城外的山脚下,杂草资生,官道因年久失修而残破不堪,黄
土混着碎石泥块,让它更加颠簸,难以行进。
  山上面有个令人间风丧胆的阴风寨,杀人越货无恶不做,行经此
地的旅人无不小心谨慎,生怕一个不察会有杀身之祸。
  此时,有一桩阴谋正在成形中。
  “绑架她?!”

第九章
  "什么,一百万两黄金?!你在开玩笑呀!"
  一阵如雷的咆哮声几乎要反裂阴风寨的屋顶,众人个个掩耳齜牙
,大呼地牛翻身、山神显灵。
  他们怎料得到,看起来秀秀丽丽的名门闺秀嗓音如此了亮?山洪
滚石都没她的力道,马吊两眼被震得发怔,久久才拉回魂。
  他有些敬畏地"鸟瞰"这位个小的财神爷,心想价码吊得高了些。

第十章
  迫不及待的应嘲风鸡一初啼就准备上山,所有人只有舍命陪君子
,送他上山。
  随行的人有尉天栩和他的两位护卫武宣佐、文宣佑,及应批风和
坚持“手足情深”的莫笑痴,其实他哪是关心大姐是否无恙,纯粹是
跟来看热闹。
  入山一路风平浪静,不见岗哨人踪,超乎平常的静謐,令人有种

尾声
  小气财神果真不负盛名,敛财有理。
  她特别在大门口贴了一张红纸注明──一十两以下,礼进人不进
﹔十两以上,欢迎一人光临﹔三十两可携伴同行﹔百两以上,列队亲
迎。
  喇札巴特和莫笑痴像两尊小门神,背后扛了只轻巧的大竹篓站在
大门内侧,等着收礼。
  而贝兰巴特青梅竹马的爱人知道她受恶人凌辱,快马加鞭由波斯

评论前需先登录。